十二神父

但为君故,有日无天

“曦月..”那个声音冷冷清清的,在空旷的光明的边缘,无方无尽的黑暗更加深远,没有人看得清楚黑暗中有什么是什么,于是黑暗就是最深邃的眼眸,最高远的天空,在无尽中回荡,空灵而寂静,听着不带一丝情感,但微妙的颤抖与短促似乎透露出难以名状的情感,黑暗中揉杂进了深蓝,却让那乌黑更加纯正了,他睁开金色的眸,银边的睫毛消磨在黑中,那一样金色的绚丽怪异的花朵脆生生落在黑暗中,金属的声音碰撞着耳膜,兀自傲立般的绽开,然后碎成无数金色的闪着光亮的碎片,也被黑暗吞噬了,一片反射出刺目的光芒,他不得不阖上了眼帘。
这无尽的黑暗中,哪来这样耀眼的光呢?

曦月睁开眼,清晨的曦光刺痛了他的眼,他的心里仿佛也被刺了一下,酥麻蔓延开来,伴随着不明不白的别的什么,黑发落下,白皙的后颈与肩胛毫不保留的暴露在视线中,曦月凑上去,亲吻舔弄那人小巧的耳垂,怀里那人本还没清醒,敏感的身体却强行把他从睡眠中拽了出来,带着鼻音与被情欲浸染过后的沙哑有些委屈的嘟囔道:“你又做什么?”曦月温热的鼻息喷在那片皮肤上,惹得那人一阵颤抖:“你的耳坠哪儿去了?”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