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神父

但为君故,有日无天

唯遇你,一念百转
(发型参考江湖夜雨老师,脸是坤哥的虽然不像(碎碎念,不妥请告诉我谢谢:D

你是心头的握不住挥不去

造雷造雷,不可能画好背景是不可能的

【金铃紫】学pa段子

十一放假写了一半,终于搞完了
ooc呀ooc,预警预警


夏末,暑热同蝉鸣渐渐消了,一场秋雨将至未至,又沉闷燥热了起来
银发的少年从潮湿黑暗的走廊中走过,神色不明,嘴巴脸上带着伤,额头手臂上蹭破了大片红痕,一向好好束起的长发有些许凌乱,细细密密掉下来几缕在肩头,白衬衣沾着灰尘与泥土,手背蹭过脸颊的污渍不意碰到了伤口,眉头一皱,轻声嘶了一声
放学很久了,教室里只有一个人还坐着写作业,因而留了一盏灯,紫薇视若无睹,径直走到自己的座位前,拉开桌子,收拾起书包,旁边浅金短发的少年头转过来看他,开口道:“记得把桌子挪到原位,明天早上学生会要检查。”紫薇皱了眉头,啧了一声:“知道了,你今天值日也不用留这么晚吧?”金发少年愣了一下,像是有点生气,转过头去咬着笔盖埋头写题的样子,闷闷地说:“还不是个别人东西都不收就跑了,要是再回来把教室炸了还我负责?”紫薇埋头收书包,心不在焉嗯嗯啊啊的回答,把双肩包往肩上一搭,挑了挑眉:“那值日生大人还有没有什么吩咐?没事我就走了?”
金铃索闻言,抬头瞪着个眼看他,像个生气的猫似的,紫薇忍俊不禁,但又忍住不笑,用一样的猫眼神看回去,两人对视良久,金铃索终于是败下阵来,无可奈何地道:“我帮你把伤口处理一下。”
紫薇何乐而不为,倚在金铃索的桌子上,金铃索从抽屉里拿了酒精棉球,先看了看胳膊上面大片的红痕,又站起身看了看额头上嘴角边的伤和淤青,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拿镊子夹出棉球开始擦拭伤口,金铃索不说话,紫薇也不说话看着金铃索,终于在金铃索开始处理那片擦伤时,紫薇不由得因为疼痛发出了短促的气音,金铃索抬头看了眼呲牙咧嘴的紫薇,又埋下头轻轻的触碰伤口,兀的开口道:“你别每次遇到个什么事都靠打架解决问题,打就算了,还不注意安全,每次弄一身伤....”在金铃索说教中,紫薇愈发烦躁起来,前天金铃索被人堵走廊,要找他不痛快,最后还把金铃索的笔记本给扔进了垃圾桶,紫薇看不下去,把人胖揍了一顿,但是对面三个人毕竟还是有些不敌,才搞的有些狼狈,心里窝着火生自己的气,被数落心中更不耐烦,啧一声揪着金铃索的领子就亲上了他的嘴,牙齿磕磕碰碰,两个人吻技都不怎么样,铁锈味便在两人口齿之间弥漫开了
两人分开,耳尖都微红,紫薇居高临下看他,眼角挑起,似笑非笑,满是得意的神情,金铃索看了他半晌,站起来又亲了上去
这个吻温和而缓慢坚定,金铃索闭上了眼,不用看他也知道,紫薇的脸一定红透了

“曦月..”那个声音冷冷清清的,在空旷的光明的边缘,无方无尽的黑暗更加深远,没有人看得清楚黑暗中有什么是什么,于是黑暗就是最深邃的眼眸,最高远的天空,在无尽中回荡,空灵而寂静,听着不带一丝情感,但微妙的颤抖与短促似乎透露出难以名状的情感,黑暗中揉杂进了深蓝,却让那乌黑更加纯正了,他睁开金色的眸,银边的睫毛消磨在黑中,那一样金色的绚丽怪异的花朵脆生生落在黑暗中,金属的声音碰撞着耳膜,兀自傲立般的绽开,然后碎成无数金色的闪着光亮的碎片,也被黑暗吞噬了,一片反射出刺目的光芒,他不得不阖上了眼帘。
这无尽的黑暗中,哪来这样耀眼的光呢?

曦月睁开眼,清晨的曦光刺痛了他的眼,他的心里仿佛也被刺了一下,酥麻蔓延开来,伴随着不明不白的别的什么,黑发落下,白皙的后颈与肩胛毫不保留的暴露在视线中,曦月凑上去,亲吻舔弄那人小巧的耳垂,怀里那人本还没清醒,敏感的身体却强行把他从睡眠中拽了出来,带着鼻音与被情欲浸染过后的沙哑有些委屈的嘟囔道:“你又做什么?”曦月温热的鼻息喷在那片皮肤上,惹得那人一阵颤抖:“你的耳坠哪儿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