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神父

大白狗,杂食生物,逆拆随意,冷热三二男女画文交替,发色分攻受资深会员(也许是会长),职业吞雷,话多少看心情,然而情绪似狗走位飘忽,欢迎来撕ˊ_>ˋ

“曦月..”那个声音冷冷清清的,在空旷的光明的边缘,无方无尽的黑暗更加深远,没有人看得清楚黑暗中有什么是什么,于是黑暗就是最深邃的眼眸,最高远的天空,在无尽中回荡,空灵而寂静,听着不带一丝情感,但微妙的颤抖与短促似乎透露出难以名状的情感,黑暗中揉杂进了深蓝,却让那乌黑更加纯正了,他睁开金色的眸,银边的睫毛消磨在黑中,那一样金色的绚丽怪异的花朵脆生生落在黑暗中,金属的声音碰撞着耳膜,兀自傲立般的绽开,然后碎成无数金色的闪着光亮的碎片,也被黑暗吞噬了,一片反射出刺目的光芒,他不得不阖上了眼帘。
这无尽的黑暗中,哪来这样耀眼的光呢?

曦月睁开眼,清晨的曦光刺痛了他的眼,他的心里仿佛也被刺了一下,酥麻蔓延开来,伴随着不明不白的别的什么,黑发落下,白皙的后颈与肩胛毫不保留的暴露在视线中,曦月凑上去,亲吻舔弄那人小巧的耳垂,怀里那人本还没清醒,敏感的身体却强行把他从睡眠中拽了出来,带着鼻音与被情欲浸染过后的沙哑有些委屈的嘟囔道:“你又做什么?”曦月温热的鼻息喷在那片皮肤上,惹得那人一阵颤抖:“你的耳坠哪儿去了?”

一波群宣,邪教,
【RPS】只是自己yy,和真人无关,祝c恭c长长久久!!
纯脑all恭群,恭受向,c恭西恭k恭只要是恭右都可以大家一起产粮!可以接受互攻的也欢迎!
毕竟只有三个人_;
群号518010811
可以发展起来的嘛,恳切地为各位太太打call,来造作呀!!在冷逆拆中抱团取暖【bu
群号518010811
群号518010811
!!哭给同好们!

!!!我眼

沉溺要深需要一种气氛。:

幫杰希來開屏!!!!求1w心心!!!

包包包子铺!:

“我的魔术师,愿万千星辰为你加冕

2017.7.6日,王杰希18岁生日

2017年9月,王杰希正式出道

从此,我们拥有了一位魅力无限的成年魔术师


LOFTER邀请所有喜欢杰西卡的小伙伴,一起来送上爱之点赞力,助力魔术

师登上LOFTER开屏

↓↓↓

即日起至7.4日24点,请为本帖送上小红手点赞

· 红心数量超过3k:送上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

· 红心数量超过5k,送上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杰西卡专题+庆生

微博

· 红心数量超过1w,送上LOFTER开屏+杰西卡专题+庆生微博

· 将从所有参与的小伙伴中,抽取5名送上LOFTER王杰希特典LOMO卡1套

注意:以上统计均只包括小红手哦,推荐、转载等不计入在内,当然,依然欢迎用评论等送上你想说的生日祝福哦


P.S. 欢迎各位大大们投喂作品(请打上#王杰希18岁生快#标签),成为此次庆生开屏/专题/轮播位图、以及专题文字素材,我们将按照热度优先选择,如果喜欢太太的图,一定要多多为她打call~


儿砸!!

[王喻/ooc大概]眼

把喻队写死了满足人生心愿ooc注意,人物死亡注意,没学过医学不知道脑溢血怎么死,反正不虐[大写自豪,HE,HE,HE.







想好了再往下拉哦





开始了!!


      “队长....”高英杰欲言又止”您最近眼睛没事吧?我怎么觉得....好像一样....大了“说着声音渐渐小了,不敢继续了。

      王杰希闻言也不恼,自己却思索了起来,今天早上起来晚了,急匆匆刷牙时照镜子,似乎是觉得两只眼睛一般大了,只当是早上刚起来还迷糊着,急忙地赶去了战队。他也不知道怎么回答高英杰这个没头没尾的问题,”大概是眼睛肿了。“他只好这样敷衍了。

      高英杰像是懂了什么,面露歉意:”啊队长对不起….“又不好指明对不起的是什么,一时说不出什么后话来,朝旁边刘小别使眼色,刘小别心领神会,“队长,这有个操作我没看懂,您能帮我看看吗?”就把话题这么扯开了。

     高英杰见王杰希走了,偷偷松口气,心下又担心起来,队长今天早上迟到,昨晚估计熬了夜,平时队长次次准点,眼睛还肿了,估计是哭了,两者加之,似乎就可以推断出最近王杰希状态有多差,有多受打击。

     就在上个星期三临近晚饭,王杰希接了一个”喻文州“的电话,说话的却是黄少天:“王杰希,喻文州出事了。”语气凝重,王杰希以为是个玩笑,虽然觉得气氛严肃的不像,还是干巴巴笑了几声:“是你们俩串通起来的?这可不好笑….”“别说了,”黄少天语气带着些颤抖强硬的打断了他的话,“喻文州死了。”

     王杰希似乎还记得一点当时的事情,大半夜在机场他没注意被绊了一下,狠狠摔在地上,他记得剧烈的疼痛,挣扎着爬起,记得检票的乘务员看到他脸时的惊讶,记得滴在队服上的血迹,他后来把队服外套洗得褪了色也没掉,他走到座位脱力一般的坐下,后面的事他就记不得了。

     喻文州是突发脑溢血死的,冲之前刚刚关机电脑,旁边等他吃饭的黄少天和郑轩正聊着晚上的球赛,然后喻文州还没来得及站起来突然腿发软瘫坐了下去,晕厥过去眼睛一闭就没再睁开。

     这事在荣耀圈里掀起了轩然大波,喻文州正值事业顶峰期,粉丝众多,而电竞选手猝死又叫圈外人抓住了话柄,一时风雨不休。

     王杰希管不着,他原先知道喻文州的肤色白,却不知道在殡仪馆的灯光下看起来竟然那么苍白,他穿黑色的西装,面色灰黄,笔挺站在门口,喻文州父母在一旁抹着眼泪,喻父见他了过来拍拍他的肩,王杰希拿纸巾递给喻母。

     他们确定关系两年多终于敢见父母,前年第一面被王杰希爹妈骂得狗血淋头,去年见喻文州爹妈却被比较平静地接受了。喻文州爹妈喜欢王杰希沉稳大方,体贴喻文州。喻文州体质偏凉,冬天手脚冰冷,拿个水杯装热水老干部一样握手里捂着,王杰希假借拿杯子喝口水,然后倒了再给灌热的,喻文州他妈注意到这个细节,当晚把王杰希叫着一起吃饭。

      从G市回来的时候,全队的人都当作王杰希是个易碎品,生怕不小心碰碎了他的玻璃心,处着小心碰着护着大气不敢喘。

      话说回来,今儿个这事,就算王杰希再伤心再不在状态,他多通透个人,看透高英杰这点小心思还是绰绰有余,心里倒也感动队友这一番苦心,何况他真没什么,不知怎的,这段时间做梦全是喻文州,平时醒着也觉得不难过,就像他没出这事儿一样,好像明天他一个电话打来还是慢条斯理地喊“杰希“”杰希“,好像他随时都能跑G市去见他似的。

     不过谈论眼睛这回事况且算是过去了,一下午好好训练,队友们的胆战心惊少了那么几分,就这么又过了一天。

      晚上,王杰希躺床上翻来覆去,想起之前自己看镜子,两双眼睛仿佛真是一样大了,他下意识摸摸眼睛,又没哭怎么会肿呢?迷迷糊糊的睡着了,梦见喻文州,也是晚上,他自己也躺在床上,喻文州笑着手搭在他手上,冰凉冰凉的,俯下身来吻他,吻在自己眼睛上麻麻痒痒冰冰的。

     王杰希想起来喻文州生前每次温存后都会亲亲他的那只大了些许的眼睛,“我能把它给亲小了。”喻文州笃定的开玩笑,王杰希负责把这个撩人一撩一个准的老心脏压在身下,贴着他耳朵低低地吐气:“那就麻烦喻队亲力亲为多奉献,为了回报我也要更努力了。”在一阵轻笑中渐渐静了下去。

     王杰希心下一阵酸涩的甜蜜,反手握住那只冰凉的手,恍惚懵懂间醒了,确实真有一只手被他握着,王杰希吓得不轻,一下子清醒了,被牵着的那人跨坐在他腿上一脸茫然,显然他也没料到王杰希会醒,只得呆愣着不知道接下来怎么办。在黑暗中月光的照耀下,王杰希依稀辨别的出那人的面容,眼角轻轻挑起,长而宽的眉,黑色的小小的泪痣,柔软的细细的拢在眉间的黑发,王杰希本该错愕的,但更令人惊奇的是,他竟然非常的平静,理智告诉他他不该相信眼前的景象,但感性一次次地说本就该是这样的。王杰希避重就轻“眼睛真不是肿的啊?”

     ”我说过的“那人听的好笑,语气软软的慢条斯理的笃定,”真的可以亲小的。“




     






然后他们干了个爽[标准结局






大概是喻文州死了之后放心不下王杰希的大小眼,于是变成鬼履行诺言[???

补个大写猫饼的故事后续,喻队之后住在王杰希家里,通过大小眼[???的能量来获得法力,结果王杰希的大小眼时好(大)时坏(小),王队很着急,要是我大小眼[??能量用完了怎么办,喻心脏笑而不语,身体力行,展示了另一种方式,一人一鬼从此过上了没羞没臊的生活[不


全员性转正装【?自左向右小灵,雨哥,觉姐,小叹,安大少,画的很诡异,觉姐的是沟没看错是沟,小叹娇小担当以及有情侣色,雨哥和觉姐的耳环,小灵的耳环,觉姐和小叹的衣服,雨哥的领结小灵的丝巾,算是我画马脸画的最好的一次【哲学

[蓝氏双壁cp向]矜(qin)雨消花

隐晦的cp向,蓝氏骨科这对魔教有毒


私心忘曦,清水无差


兄弟乱伦,注意避雷


可能是个短篇,也可能是中篇的序


名字是两个物像




开始啦w






      云深不知处


      庭中的白梨花嘀嗒着被打落下,飘零落在地上,却毫无绮靡之意,如同琴声般空灵而白滞,沾染不上丝毫尘世的涟漪。


      落雨了。


      蓝曦臣回了神,手中笔蕴情太过又迟迟不落下,在雪白沉静的宣纸上拖沓出一片墨色,像是什么都挽回不来了,他索性放下笔,只看着那一片渲染开来的缱绻之意,在那样的透彻上丝丝渗透着不清不白不清不楚的暧昧,描勒出无法的轮廓纹理。


      心乱,也不必多着笔墨。


      他如鲠在喉,姑苏的雨本该是缠绵至极,今日却听出一种冷清得高远,那雨堪堪坠花,怎么会无情呢?然而是无情的,那真是问灵,他冷冰冰的,是在浅淡,是在搁置那情那意,让它发酵变质,空彻得发酸。明明无情,何故还作脉脉之状喑哑叹息,在雨景中回彻勾人魂魄。


      不过鼓者无心,闻者有意。


      蓝曦臣摇头,不该的。


      这雨本就单薄冷淡。


      不过那花自甘混沌换个多情。


      


      无怪,罢了。